他姓越

随遇而安。

《我们小孩子都是这样的》

悠然小朋友也太可爱了吧!

折与顾里:

*她变小了。


悠然看着面前这双手,眼睛瞪得滴溜圆。


白白嫩嫩,肉乎乎的,小胖手。
指甲还带着点儿健康的粉红色,十只短短的手指指甲上都有弯弯的小月牙。


没有一点岁月留下的痕迹。


她赶紧把胳膊转过来。
这个动作因为手臂过于丰满而显得难度系数非常高,简单一个扭臂好险没把她扭的背过气去。


好容易翻过来了,她仔细扒拉着胳膊肘内侧那块儿皮肤,翻来覆去看了三遍,终于确认了:
6岁时候贪玩摔出来的疤痕不见了。


——她好像真的缩小了。


—————————————————————————


1.
花了十分钟消化这个事实,她发愁起来。


爸妈早不在了,没有要好的亲朋好友,她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并不怕谁因为她的突然消失而担心——况且现在她本该在度假。


公司的事情告一段落以后,她把收尾工作留给了安娜,独自坐上了前往希腊的飞机。


此时此刻的她本该在享受爱琴海的阳光沙滩,清风海浪,挥霍大好时光,享受得来不易的假期,而不是在这里——


她左右看看,四四方方的墙,冷色调的桌椅,桌上干干净净,只有几沓卷宗和一个水杯,旁边的文件柜里整齐码着各类资料,简直和本人一个…


“白队回来啦”
“队长好”
嘈杂的人声混在一起,外面突然热闹起来。


“队长,早上有人在路边捡到个小胖妞,给送到咱们这儿来了。问她家在哪,父母是谁,一问三不知,到现在也没见家长来找。看模样是个整齐姑娘,不像被拐卖的,也不知道是走丢了还是…”


谁是小胖妞!


悠然简直愤愤不平,你才胖!对女士使用“胖”这个字眼实在是太不尊重了!


五六岁大的女士也不能例外!


“在哪?”
“警局人手紧,也没地方放她,现在在您办公室呢。”


“哐当”一声门被推开,高大的人影夹着寒风走了进来,“查不着户籍信息和亲属情况吗?”


“都查过了,真查不着。” 小警员期期艾艾的看着他
“这……怎么办啊白队”


眼前的男人栗色头发,黑色耳钉,万年不变一件牛仔外套。


此时此刻他蹙眉盯着眼前的女孩,叹了口气


“算了,我先带着看两天,抓紧找找这两天市里有没有丢孩子的。”


“好嘞!”


小警员松了口气,转身跑出去了。


悠然看着白起琥珀色的眼睛。他应该外出刚刚归来,神色间带着点还没消去的倦意。


忽然起了兴致,笑眯眯的对着他伸出了自己短短的小胖手:


“警察叔叔,抱!


2.
“你家在哪儿?”


“不知道呀”


“你父母呢?”


“不知道呀”


“你叫什么名字?”


“不…记不清了”


“……”


白起抱着胖乎乎的小姑娘,简直像揣着个炸弹。
小孩子怎么这么软!


揍过歹徒,抓过嫌犯,枪林弹雨面不改色的白队长,在抱孩子的问题上,怂了。


到家已经是晚上,小姑娘自己洗漱完就钻进了被子里。白起想了想,转身打开柜门翻出另一床被子,还没拿出来,手就被人抓住了。


“警察叔叔,”小姑娘仰着头踮着脚看着他,看起来有点可怜,“我还小,抵抗力不好,晚上一个人睡,一睡着就会踢被子,一踢被子就会着凉,一着凉就会感冒”


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盯着他:“你忍心让我感冒吗?”


白起有点迟疑,他确实从来没带过孩子。
悠然趁热打铁:“真的,小孩子都要和大人一块儿睡。”
“我们小孩子都是这样的!”


3.
老干部白队长的生活作息非常规律,没有任务也没有特殊情况的时候,九点半就准时睡觉。


今天是头一个例外。


“不能再玩了。”


“再玩一下下!就一下!”


悠然拼命护着怀里的ipad,死也不肯松手,“才九点半!”


“八点半的时候你就这么说” 白起皱眉


“而且小孩子要早点睡觉”


“谁说的!”悠然飞速反驳,“我们小孩子要多动脑,尤其是睡觉前。格林兄弟和安徒生为什么写童话?就是因为小孩子需要睡前故事。现在时代在进步,不用你辛苦给我读故事了,给我ipad就行!”


白起愣了一下,悠然赶快补充:“真的,我们小孩子都这样。你先睡嘛,我马上就睡,我保证!”


说着举起了三根胖胖的手指,脸上凝重又严肃,“发誓!”


半个小时之后,详装睡着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夜色里,ipad的屏幕发出耀眼的荧光,掉在枕头上,照出旁边女孩的睡容。
小姑娘的脸红扑扑的,像个苹果。


白起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拉开被子,把她露在外面的小手放进被子里。


更深露重,女孩的手冰凉,他替她掖了掖被角,关掉ipad,闭眼真正的睡去。


4.
比钟表更精准的是白起的生物钟。


双休日的早上七点,整个城市都还在沉睡,男人已经准时睁开了眼睛。
抢在铃响前一刻按掉闹铃,正准备看看旁边小姑娘睡得怎么样了,没想到,一动就碰上了一个热乎乎,软绵绵的东西。


白起僵住了。


慢慢地低头,果然在怀里看到了一个昏睡不醒的肉球。


小姑娘短短的手臂环在他的脖子上,兴许是夜间寒冷,在睡梦中不自觉靠近热源,胖胖的小脸挨在他的颈窝,呼吸间带出轻轻的热气,拂在皮肤上,有点似有若无的痒。


被触碰的地方突然热了起来,一丝可疑的红晕悄然爬上白起的脸颊。


他静了一会儿,轻轻伸手,缓慢地挪开女孩的手臂,小心的没有吵醒睡梦中的她。
起身给她盖好被子,白起离开房间,带上房门。


室内再次陷入安静,窗外方才还喧嚣的风声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小孩子的早餐该吃什么呢?
午餐呢?
晚餐呢?


白起开始头疼。


日上三竿的时候,小小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卧室门口。悠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扒了扒乱蓬蓬的头发,有点茫然。


噢。我变小了,被白起带回家了。


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角色,悠然看看空荡荡的客厅,喊:
“警察叔叔,你在吗?”
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醒了?醒了来吃饭。”


端着热腾腾的早餐出来,解掉围裙在餐桌旁坐下,一袭运动背心被汗水打湿,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长期运动锻炼出的紧实肌肉线条。


悠然好奇的看了看他:“你早上出去了吗?”


“晨练。”


男人把早餐往她面前推了推,


“吃吧,趁热吃。”


“你不吃吗?”


“我吃过了”


筷子突然一顿,“吃过了?那这是,你特意给我做的?”
白起抿了抿嘴,没说话。


似乎是被对面人执着的目光看得有点不自在,他移开视线,
“一会儿我有事,你吃完自己玩。”


说完站起来,步履匆匆的走了。


女孩低头慢慢吃着自己的早饭,吃着吃着,突然笑了。


5.
周末的时光不用来消磨浪费就不叫周末
——懒女孩的人生哲学。


简直无法忍受有人在节假日还主动加班加点,她拉了拉白起的袖子


“警察叔叔”


“?”


“我们看电影吧”


“想看什么,迪士尼?熊出没?”


谁想看这个。悠然心说,我又不是真的小孩。


最终,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并肩坐在沙发上,面前的电视机里正显出片头字幕:罗密欧与朱丽叶。


“你喜欢看这个?” 白起抄着手,不太能接受。


当今小孩的兴趣已超脱儿童动画直达莎翁经典了吗?


“咔擦”一声咬掉薯片,慢悠悠答道:“当然了。悲剧是艺术的最高表现,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我们小孩子都是这样的” 她补充。


看到一半,豆丁大的小人还挺唏嘘,“太惨了”,转头问白起
“如果是你,你要怎么办呢?”


“什么?”


“如果你是罗密欧。家族与爱情,自由与生命,你怎么做选择?”


“……小孩子别问这么多”


“哦。”


过了一会儿


“我不是他。”


“嗯?”她仰起脸来,眼睛亮亮的看他。


“我说,我不是他,”他加重了语气,“我不是他,所以我不会让自己这么被动,也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
他若有所思,自言自语,不知想到了什么,“也不会让我爱的人陷入这种境地。”


片尾曲缓缓响起来,白起转头,女孩不知何时已沉沉睡去。


6.
小孩子的精力是无穷无尽的吧!!


白起左手牵着小姑娘的胖手,右手拎着风筝。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参与过“放风筝”这么童趣的活动了。


“一会儿我负责放,你负责看着,还有帮我看好零食哦!”
悠然开始进行分工。
小孩子就是要任性嘛!她笑眯眯的想。


胖乎乎的小姑娘跑来跑去,试遍了各种方式,折腾的满头大汗,也还是没把风筝放起来。


“为什么没风啊今天!”
她有点沮丧。


白起招手,喊她过去吃东西,“歇会儿吧,不累吗你”


“今天一定要把风筝放起来!”


她一边吃果冻一边表决心,“没有什么能阻拦我!”


歇完一口气,她又站了起来。


就在她拿起风筝的那一刻,突然发丝浮动,气流卷起,澎湃鼓动的风从四面八方而来,吹乱了满园的草木。


“啊啊啊啊啊啊啊!!”
悠然高兴得简直一蹦三尺高,“看看看,起风了!瞧见没!天公作美!”
白起含笑看着她。


7.
工作日的白起八成是全恋语市最繁忙的人。


悠然在心里斩钉截铁的盖了章。
比大明星周棋洛还忙,
比大总裁李泽言还忙,
比科学家许墨还忙!


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有人一上班就无影无踪。


“我已经一个人在家好几天了!你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小孩!”
小胖妞站在沙发上大声控诉。


“我也没有追究你打破两个碗三个水杯,拆了遥控器,扯坏两面窗帘。”


白起不为所动,一伸手把站在高处的人抱了下来,“下来,上面危险。”


悠然有一瞬间的心虚。


“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


很快又理直气壮起来:“可是我一个人在家真的很无聊,一无聊就想找东西玩,一找东西就不小心会弄坏家里的东西。”


“我们小孩子都是这样的!”


“所以说把ipad密码告诉我吧,”她双手合十,祈求道。


白警官铁面无私的拒绝。


“不行,我不在家,你一玩就是一天,小孩子视力要好好保护。”


小姑娘气的脸蛋鼓鼓。


气了30秒,宣布道:“那你明天带我去上班!”


8.
还不如在家呆着。
悠然面无表情的想,来警局也是见不着人,有什么区别!


警局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行色匆匆。


正发着呆,突然一阵不同往常的风卷了过来,悠然一个激灵,立马扭头往大门口看,果然看见白警官大步走了进来。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棱洒进来,照在了白起弧度分明的下颌线,和坚毅的侧脸。
他正和警员交代事情,头发微微垂下来,挡住他的耳钉,脸上的神情又严肃又认真。


他好像一直这样,无论做什么事都专注得要命。总是绷着一张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又凶又不近人情。


我们白警官,真是英俊!
怎么会有人这么好看的!和满局子的人画风都不一样!


小姑娘笑眯眯,正想到一半,突然一个身影挡住了看向白起的视线。
是今天刚来警局的女实习生。


“白起…”女生低着头,矜持着递给他一份午饭,“忙了一上午了吧,这是…”


“爸爸!”
扑过来死死抱着白起的大腿,“爸爸!我等了一上午,饿死了,我们去吃饭!”


女生又惊又疑,手上的饭盒好险没脱手,“白,白起……”


白起弯腰抱起沉甸甸的小姑娘,稳稳让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拍拍她的背以示警告。
抬头看向对面失措的女生,“不用了,我带她去吃饭了。”
“还有,在局里,叫我白队。”


“你今天……”


“来来你吃这个,这个可好吃了警察叔叔”


“你 ”


“真的好吃,不骗你”


“爸爸?嗯?”白起要笑不笑看着她


行吧,转移话题没用了,这回没法蒙混过关。


眼珠滴溜转了两圈,
“我是为你好,你满脸只差写着“我不想要”了,我替你想办法拒绝,你不该感谢我吗!还是说你其实没想拒绝?”
瞪眼看他。


笑了一下,白起纵容似的拍拍她的头,“嗯,谢谢你。”


9.
下午警局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人声又杂又乱,闹哄哄一团,还夹杂着什么人高声的哭叫。


悠然从外面买完糖葫芦,一只脚刚踏进警局大门,就瞧见一片挤挤攘攘的推搡叫骂,活像医闹现场。


感叹一声如今世道公职人员难做,正准备绕过去回白起办公室,谁知突然间那家属好似发了狂似的,红了眼睛,冲过来一把抓住她,吼道:“你们要是不放我就弄死这个小孩!一起死!谁都他妈别想好!”


霎时间现场仿佛炸了锅,劝架声安抚声混成一片。白起的眸光瞬时间锋利起来,他向前两步,“放下她,有话你和我说”


那人嗤笑一声,抓起她就开始狂奔,很快跑进了旁边的一栋高楼,人潮熙攘,情况越加混乱。


躲闪着上了顶层天台,在栏杆的边缘,她看着底下光滑如镜的玻璃外墙,毫无遮挡物的马路,救援人员有的充着气垫,还有的在喊话,乱成一片。


被掐着脖子让她几乎呼吸不上来,脸憋得通红,手指轻轻的颤抖。


好高啊
有点害怕
白起会来救我的吧


没过多久,果然白起的身影出现在通道口


“别过来!都他妈离远点!”


抓着女孩的男人已经近乎歇斯底里


“都他妈一起死!哈哈哈!一起死!!”


旁边的年轻警员试图喊话安抚他,“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都可以商量!”


“你们放人!”


“可以。”白起冷静道,“你把人放下”


男人似乎被劝动,慢慢往栏杆内侧撤。
突然冷笑一声,把女孩往外一推!


一瞬间,风声好似静止。


她整个人被推出楼外,悬空垂直着就要往下掉,千钧一发之际,白起扑了上来,翻出栏杆一把抱住女孩。


城市上空的风突然喧嚣起来,无尽的风从远方吹来,轻柔的托举着白起两人,回到楼顶。


旁边的两个警员早在白起冲出的那一刻就扑过来治服了还在发狂的男人,见白起带着人安全落地才长出一口气,心有余悸,“白队您也太吓人了,刚刚看你还以为已经翻出去了,简直吓死了。”


隔着栏杆又离得远,他们看不真切,悠然却清楚知道,刚才那一刻,他们两人确实已经凌空飞出去了。


也不奇怪,他本就是风之子。操控风场是他特有的evol,只是不能叫常人知道罢了。


“你先回去,我晚一点再来。”
嘱咐完警员,白起抱着她回了家。
轻轻拍打她因余惊未消而微微颤抖的小身躯,“别怕”
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
“刚刚,我……”


欲言又止
“我……”


“你能控制风吗。”女孩把脑袋闷在他怀里
“你看见了?”
白起顿住,“……不害怕?”


小姑娘伸出小小的手臂,抱住他的脖子,亲昵的在他的颈窝蹭了蹭,“看见啦。”


她胖胖的小脸依恋的靠在他颈畔
“不害怕。”


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她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依恋和信任,“我永远不会害怕你。”
说着笑了起来,


“你这么厉害,会什么都不奇怪啦!”


“而且,我接受能力很强的!”


“我们小孩子都是这样的。”


10.
这天晚上,小姑娘一反常态的黏人,睡觉的时候乖的要命,一不作妖二不调皮,和平时恨不得上房揭瓦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模样。紧紧抱着白起的脖子不撒手,非要和他靠在一块儿睡。


白起想了想,觉得小姑娘白天经历了这样的事,大概是害怕了,也就没有多想,抱着她沉沉睡去。


夜色温柔,风也温柔。悠然悄悄睁开了眼睛。


月光勾勒出他清晰好看的眉眼。
她近乎眷恋般用目光描摹着他脸上的每一处,英挺的眉,挺拔的鼻,浓密的睫,抿起的嘴。


醒着的时候,他总是那么正经严肃的样子。


他真好看。


她鼻子微微的酸,慢慢的靠近,在他眼睑上落下一个轻而温柔的吻。


翌日醒来,白起半梦半醒中,往身旁一探手,摸了个空,瞬间从睡意中惊起。


被子空荡荡。
没有抱着他的小暖炉,没有贪睡的小姑娘。


他跳起来四处寻找。
想要喊人,张口却发现,这么多天,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回到房间,发现ipad下压住了什么,露出一角。
拿起来一看:


我要走啦,警察叔叔。
谢谢你的招待。
别担心,很快我们又会再见面了。


———————————————————————


“白队,去吃饭吗?”警局的同事招呼白起


“不了,你们先去,我忙完再说。”


“好嘞!”


同事们三三两两的结伴出去了,警局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叮——” 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我要回国啦,来接我吗”
“来”
“TKxxxx,北京时间明早9点45,T2航站楼,不见不散哦”






阳光温煦,天高云淡,是个放风筝的好天气。


航站楼外的停车场,白起倚在车门上,看见久未谋面的姑娘拖着箱子一步步走来。


还是一样的眉眼,一样的神情。
看到他,她的脸上露出一个笑来,笑得眉眼弯弯。


“怎么了?”


白起回神,“没事,就是没想到你会让我来接你。”


悠然把箱子塞到白起手上,笑眯眯道:


“这有什么,警察叔叔,我们小孩子都是这样的哦。”



       
                                                                    【END】





评论

热度(388)